哆啦A梦百科

广告

专访烟台籍诗人蓝蓝:我愿回故乡烟台度过余生

2018-11-08 12:54:26 本文行家:互动的江

近日,记者采访了诗人蓝蓝,听她讲述与烟台难得的缘分,以及对此次“2018烟台芝罘湾诗会”的期待。

00300521514_9edfb698 (1).jpg

烟台籍诗人蓝蓝

如果有可能,我愿回故乡烟台度过余生

  ——独家专访烟台籍诗人蓝蓝

  2018年11月9日——11日,“2018烟台芝罘湾诗会”将隆重开启。作为中国东部规模最大的诗会,诗会将邀请多多、王家新、陈东东、蓝蓝、燎原、王夫刚、杜立铭、王峰等众多大牌诗人、诗评家参会,与烟台和澳门的诗人一起为中国最蓝的海湾“芝罘湾”,澎湃出最为浪漫的诗意。在即将赴会的众多著名诗人中,蓝蓝对烟台有着难忘的记忆和儿时故事,近日,记者采访了诗人蓝蓝,听她讲述与烟台难得的缘分,以及对此次“2018烟台芝罘湾诗会”的期待。

  蓝蓝,原名胡兰兰,著名诗人,出生于山东烟台,现居北京。先后出版有《含笑终生》、《情歌》、《内心生活》、《睡梦睡梦》、《从这里,到这里》、《身体里的峡谷》、《钉子》、《歌声之杯》、《唱吧,悲伤》等诗集10部,散文集7部、童话和童诗集等7部。作品被译为十余种语言在国外发表。曾获诗歌与人国际诗歌奖、宇龙诗歌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袁可嘉诗歌奖、天问诗歌奖等。

  虽然长期定居于北京,但蓝蓝却是从烟台走出去的。蓝蓝出生在芝罘区大沙埠,童年时光也是在这里度过的,芝罘留下了她儿时最美丽的记忆。因为父亲是军人,后来她和母亲一起随军,跟着父亲到河南居住了好多年,现长年居于北京。每当提到烟台,蓝蓝都会从内心翻涌出无限温暖的情感,她还记得十几岁时自己随母亲回烟台省亲,火车一路从河南开往烟台,刚进莱阳,就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不管在外面居住还是漂泊多少年,烟台就是我的故乡,是我的根,是我人生的第一步,它哺育了我的童年,烟台的山、烟台的海、烟台的一草一木,我儿时所有对世界的认识都从这里开始,烟台住在了我的灵魂里。”

  虽然长年在北京工作,但蓝蓝对家乡烟台特别是芝罘的历史和文化有着颇深了解,芝罘的很多历史风物,都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芝罘的白石村,有着距今7000多年的新石器时代遗址,那里是我童年经常走过的地方,也是最早出现人类文明的地方;芝罘岛秦始皇东巡时经过了那里,也是我儿时常去海钓的小岛;烟台山更是我小时候常去玩耍的地方,那里的灯塔曾给童年的我带来无限幻想,它一闪一闪的灯光给无数在大海里航行的船只指明了方向,带他们安全回家;海边的烟台领事馆建筑群也是我们小时候常去观瞻的文化风景,那是全亚洲现存最大的近代领事馆;烟台从1861年开始还有着悠久的开埠历史,它是中国以陆地为传统的农业国家向世界开放的标志,所以我相信,烟台人以及烟台文化比一些中国内陆城市更包容……”对于儿时在烟台的足迹和芝罘的历史文化,蓝蓝侃侃而谈。

  谈起烟台的美食,蓝蓝更是感慨颇多。“母亲这边的好多亲戚都一直居住在烟台,每次我们回烟台,小姨大舅他们都会端上成盆的海鲜,螃蟹、爬虾、扇贝应有尽有,这些鲜美的味道在外面真的品尝不到;还有家乡的水果,烟台苹果、莱阳梨,因为太早离开烟台,还记得有一年,在河南的母亲因为思念烟台水果竟然掉了眼泪。”母亲的情绪蓝蓝最能感同身受,烟台对于他们来说,有着血肉之情。

  此次受邀参加“2018芝罘湾诗会”,蓝蓝十分期待。她说,文化和科技在一个城市的历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诗歌是人类智慧的结晶,相信“2018芝罘湾诗会”必将在芝罘乃至烟台的文化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前不久我刚受邀参加了雅典第四届国际诗歌节,诗歌节在一个小岛上举行,这个岛在《荷马史诗》里被称作是奥德修斯的故乡,曾经有许多著名诗人都为这个岛作过诗,现在这个岛在西方文学里已经成为故乡的代名词,许多做西方文化和哲学研究的人都会去这个岛看看,我们由此可以看出文字的记载对一个地方会产生多大的影响,这个影响甚至是世界性的。所以我觉得,我们烟台、我们芝罘能够意识到文化在文明传承中的重要性,那么此次诗会以及今后的一些笔会等文化活动肯定会对烟台、对芝罘的发展大有好处。”蓝蓝说。

  “此次芝罘湾诗会邀请的多多、王家新等国内著名诗人来烟,与咱们烟台的诗人们相互交流,他们也定会把自己的创作经验、创作视角介绍给咱们当地的诗人们,对于烟台诗歌界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据我了解,诗人多多和王家新本身又都很喜欢大海……”蓝蓝说,她相信对这些远道而来的大诗人们来说,芝罘之行一定会在他们的人生足迹中留下独特一笔。

  离开烟台很多年,蓝蓝说,这些年每次回到烟台,她都会去海边走一走,退休后,如果有可能,她愿意回烟台度过余生,“这样我的人生才圆满”,蓝蓝哽咽着说。带着对故乡烟台的挂念,这些年,蓝蓝创作了许多关于故乡、关于大海、关于亲人的诗歌,其中有一首《姥姥》还曾被“华语乐坛教父”李宗盛先生改编为歌曲公开发表。为了助力此次“2018芝罘湾诗会”,蓝蓝特别准备了一首诗歌《海之书》,将在诗歌晚会上亲自为大家朗诵,我们拭目以待。

  采访 王浩蓉 整理 烟台广播电视报记者王茜

关于海的诗

蓝蓝

大海麦田


  我在两座岛之间长大。

  每到晨昏之时,

  它们就把自己划向对方。


  我的爱,大海上一垄垄麦田

  是你播种的吧。


  那脱了硬壳的籽粒,深知磨盘

  沉静的欢喜。


波浪


  起风了。


  大海开始拉它起伏的

  蓝色手风琴。


亲爱的伊亚


  火山,大海。

  壮丽的日出日落。


  这些有力的事物

  就是美的存在——


  为了让我幸福地变成

  美而无力的人。


哥特兰岛的黄昏


  “啊!一切都完美无缺!”

  我在草地坐下,辛酸如脚下的潮水

  涌进眼眶。


  远处是年迈的波浪,近处是年轻的波浪。

  海鸥站在礁石上就像

  脚下是教堂的尖顶。


  当它们在暮色里消失,星星便出现在

  我们的头顶。


  什么都不缺:

  微风,草地,夕阳和大海。

  什么都不缺:

  和平与富足,宁静和教堂的晚钟。


  “完美”即是拒绝。当我震惊于

  没有父母、孩子和亲人

  没有往常我家楼下杂乱的街道

  在身边——这样不洁的幸福

  扩大了我视力的阴影……


  仿佛是无意的羞辱——

  对于你,波罗的海圆满而坚硬的落日

  我是个外人,一个来自中国

  内心阴郁的陌生人。


  哥特兰的黄昏把一切都变成噩梦。

  是的,没有比这更寒冷的风景。


给一座海岛


  传说和歌。

  一个寻找的地址。


  你石头的绿脸在水波中浮现:

  ——为了使人看到海。


  仿佛琴声拧紧了你。

  仿佛修辞中美的不够。

  一个不真实的地方就要被海风吹走——


  倘若没有在馥郁灌木深处

  出入的野猫

  没有破败的老屋潮湿墙上的青苔。


  但在这首诗中,一个外乡人

  将隔着遗忘被你第一次看见。


坐在海边的女子


  坐在海边的少女,甜蜜的双唇。

  (山野闪开一条小路,赤裸的少年来了。)


  坐在海边的女子,发烫的双唇。

  (金色的胸膛。金色的大腿

  刮起了一阵晨风。)


  坐在岩石上悲伤的女人,熄灭的双唇。

  (念诵佛号的僧人来了。)


  摘扁桃的老妇挎着篮子来了

  带走了他们。


精卫填海


  我知道这没用。大海无边无际,

  也没有底。


  但生命用于无用之用

  原是世界的道理。


  况且编故事的人是个道德家,

  赠予我不谙人事的少女身份。


  但凡有点儿常识的人都会明白:

  一个人死了,而我活着。


  否则不能解释这填海的荒谬。


  所以我必须脱下人的形体,

  就像一个死人脱下她的活。


  现在你们都知道了,我是一只鸟

  然后会是一块石头

  在荒谬和自由中继续活下去。

参考资料:
[1] 烟台传媒网 http://www.ytcmw.net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